猫尾R

明年

我要第一天做npc第二天逛展买买买

不过明年是五一哦人肯定爆炸多

( ノД`)

可能是天冷了站一天腰酸(人老了……


Your mission,
should you choose to accept it.

Is there any other choice?




私心占tag鞠躬致歉_(: 」∠)_

“核弹,好极了,还是三胞胎。我们这辈子是要和炸弹杠上了。”

“本吉,都准备好了吗?”

“好了好了,电脑,平板,定位,那些小道具,不管用不用得到。这回安全系数增加很多了,不会有红灯你放心。那台无人机,太赞了,我还真的在任务里申请到了,还有……”

“卢瑟?”

“好了。”

“咱们走。”

“等等,伊森。”

“什么落下了?”

“遥控器没带。”
“哦哦,还有电池。”
“等我五秒!”

卢瑟看向伊森。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的?有别的选择吗???

P.S. 事实证明,本吉根本不需要道具也能实力坑伊森(今天我给伊森添麻烦了吗?

磨拳擦掌买蓝光
资源做个壁纸先愉快愉快
由benji承包这个i won't let anything happen to you的ethan\(//∇//)\
(你们俩怎么,红配绿啊?!!!)

九头蛇头牌杀手,在线打劫

Will you stay with me?

他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想当我的技术员了。

 

伊森在卡萨布兰卡的深夜里,望着远处雪白的沙漠,和黑夜,和白炽灯一样亮的月亮。

 

他转过身。

 
 


他刚刚和电话的那头吵了一架。 


班吉,他几年以来最熟悉的内勤技术员。


其实他们没少拌嘴,在任务的时候,忘了开门,忘了把手中平板的锁屏打开,忘了电话这头的自己还悬在世界第一高楼的外墙上。也可能不算拌嘴,伊森在心里对这个只见过没几面的技术员抱有无比的放心,只是对方有时候的差错实在让人,让自己都胆战心惊。

 

他大概是想要我的命。

  

每回伊森都这样想,但每回听到任务队友里有他的名字,还是会,不是放下心,是一种就像看到路边有只小橘猫的时候一样的心情。它们每次都情愿或不情愿地与你擦肩而过,毛茸茸的存在和叫声就能给你带来安慰。

 
 


他会聊周围发生的事,最近玩了什么游戏,对面桌子的姑娘和她男朋友分手还是复合了,部长又有什么非人的规定,以前共同的队友最近又去勾引阔佬还被送了一车的玫瑰。 

 

在印度任务的前夜,伊森听到他突然停下来,就仿佛看到他在有人给他送信件的时候训练有素地切换游戏屏幕。在南非的大街上,伊森听到班吉问他能不能顺道给他买包咖啡寄回去。在泰晤士河畔,伊森听到班吉说他在一个长椅下面画过画。

 

这是现在的伊森唯一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的窗口了。

 

他仿佛在透过每一次任务窥探班吉的生活,也不能算是窥探,大部分都是他告诉我的。

 

班吉的嗓音,班吉办公室里细碎的拆零食包装的声音,班吉说我就睡十分钟和随后平稳的呼吸声。

 

大部分。

 

其它部分也是他允许我听到的。

 
 


伊森,再往右十公分。

 

伊森,还有一英里你就追上了。

 

伊森,快醒醒,还有三分钟,还有机会。

 

伊森。

 

伊森。

 
 

就算是为了他,我也要活下去。

 

伊森在天台上仰望着星空。

 

至少我们还能看到同一个月亮。

 
 

卡萨布兰卡固然是个浪漫又危险的地方。

 

那部电影,伊森想,我如果是他,我会让伊尔莎走吗?*

 
 

“班吉,对不起。”

 

“班吉,别走。”

 


或许我才是上飞机要带伊尔莎离开的那位。

 


 

“我在这儿,我在,伊森。”

 

我在。








P.S. 

* 阿汤哥最爱的电影《卡萨布兰卡》里,男主角里克最终还是成全了在巴黎时邂逅的恋人——英格丽·褒曼的女间谍伊尔莎,用自己手中的通行证送她和他的优秀反纳粹领袖丈夫维克多去当时象征自由的美国。


伊森都把全世界给别人了,还不能把爱人留给自己吗?


靴靴大家。mua!

 

一直都想看这部片子。
寡姐的声音一直很粘人,就像巧克力,粘稠,醇厚,浓郁。

原本以为人工智能与人的相爱不会那么复杂,但说到底还是人与人的感情。

她自私,无法控制自己的快速变化。他自私,无法再放走爱人。

爱情是被社会公认的疯病。

而我们都渴望病入膏肓。